明朝最悲慘的官員,因為老朱寫了個錯別字,就掉了腦袋

明朝最悲慘的官員,因為老朱寫了個錯別字,就掉了腦袋

在明朝有這麼件事。

有個叫盧熊的人,人品和才學俱佳,被吏部推薦到朝廷做官,朱元璋就委任他到山東兗(yan)州當知州。

盧熊走馬上任是最高領導指示,又不是自己佔山為王,自然要啟用官印,發布文告。

當他把皇帝授給他的官印取出一看傻了眼,原來,朱元璋筆下的詔書是授盧熊為山東兗(yan)州知州,這"兗州"被朱皇帝寫成"袞(gun)州"了。

這事其實很好辦,皇帝老子寫了個錯別字,錯就錯了吧,頂多後人多記個通假字,袞州就袞州,你當你的官,也就沒事了。

但這盧老兄一根筋,辦事窮認真,他認為兗州就是兗州,怎麼能改成袞州呢?

於是,他向朱皇帝上了一道奏章,意思說:老大,您寫了個錯別字,將"兗州"寫成"袞州",這樣名不正言不順,我怎麼上任哪?您受累改過來吧。

老朱一看奏章,惱羞成怒,天下都是我的,我說是袞州就是袞州,你這廝竟敢給我咬文嚼字,分明叫我"滾"蛋,我先讓你腦袋搬家。

盧熊就這樣一命嗚呼了。

這盧熊因為指出領導寫了個錯別字,就被要了命,看起來很冤,其實也不冤。

本來朱領導是窮孩子出身,沒上過學,能批閱奏章已是自學成才的榜樣,寫個錯別字也很正常。

但他不是平民百姓,是至高無上的皇帝,寫個錯別字不怕,怕的是你知道,而且還有傳播領導錯誤的行動。你說,皇帝老子要承認自己寫了個別字,那面子往哪擱,所以,我不能認錯,只能是你錯了,你錯了還不該殺?這就是領導的邏輯。

盧熊是文人,專業是搞學問,做官只能算業餘,而朱元璋是政客,專業是搞政治,所以,盧熊錯就錯在跟政客講起了學問。